带着墨香的缘

遇见一个人,即是遇见一个缘。

读了九年书,接连遇到四个语文老师

头三年,是高老师教的。有着可爱的酒窝和虎牙以及闪着光的大眼睛。但是,记忆深处的高老师却是带着怒气,嘴角紧抿,还有那些严肃又威武的话语:“不要写这种什么也不是的东西,那是应付你自己!”高老师对我们很严格,作业不敢不干净,不敢潦草,不敢有错别字,就是怕她刺破几页纸的失色大字“重写”!上课不敢迟到,不敢走神,不敢乱说闲话,就是怕她写满:“大胆小孩”的可怕眼神,以及“后面呆着去”!她不允许笔下的文字支离破碎,更不允许课上出现有关“闲杂”的一切。她说:“你要想清楚,你为什么来上学。”

另外三年,是刘老师教我们的。刘老师说话字正腔圆,一听就知道波览群书。在懵懂的年纪里,最喜欢她天南海北的说话。她说过四大美女,也说过四大名著;她说过曹文轩的《草房子》,也说过沈石溪的《梅里山鹰》,从此激发了我们对书本的渴望。她富有创造力,从不让我们抄生字,抄课文,却总留些吊足了我们胃口的作业。她让我们写诗,写那种七言绝句;她还手把手教我们画手抄报;她还教我们硬笔、软笔。她写得一手好字,又画的一手好画,她能用一分钟在黑板上画下一个圣诞老人作我们的圣诞礼物,看的我们目瞪口呆。她说:“学的越多,懂得越多”。

……

上了初一,又遇到一个刘老师,个子很高,常常挂着和蔼的笑容,像个孩子。然而,她一旦心情不美丽,那就是个任性的孩子。她讨厌嘈杂的声音,自习课上只要听到这种声音,她就大手一拍书,张口怒吼:“不要说话,烦死我了!”普通话极标准的她此时竟蹦出了准旗碴子味儿。她爱美文,爱那种字里行间的情感,课文中有一篇史铁生的文章,她站在讲台上,咀嚼着一两个字眼,突然泪珠就滚落下来,然后埂咽着声音说:“这位母亲……”后来她要求我们朗读《论语》,我们大多是看着她站在台上捧着论语独自嘀咕:“孩子们,这个字它不应该是通假字……”

到了初二,就又有一个新老师,姓慕。留着精神的齐耳短发,让所有女生羡慕的银色指甲。她衣着如仙,走起来衣衫翩翩。她的字如她的人,优雅,属于古典的韵味。因材施教是她教育的宗旨,班里所有的同学都被赋予1234的编号。她留的作业看似简单却贯穿着“量变引起的质变”的观念。慕老师特别注重积累。一周的摘抄万不可少,还有一周三篇作文的魔鬼作业,抄一篇,写一篇,背一篇。为此,我们曾度过一段苦不堪言的时光。但是,她影响我们很深,她说:“要有恒心,细心,耐心,一定要具有这些……”

……

谈起这些老师,涌起一种悸动叫感激。感激他们带给我的墨香。感激,我遇到了她们。

相见,即是有缘。这份缘,来去都是带着墨香。


内容推荐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